您现在的位置:正规彩票网站 > 学校概况 > 光辉历程 > 正文内容

纽约曼哈顿华埠商家的艰难“转型”之路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7-11 浏览次数:

   中国侨网7月3日电据美国《侨报》报道,日前,美国纽约市受到疫情重创。

   在曼哈顿,不愿接受线上订单的华埠商店和餐馆很难接触到顾客。

   在是否需要将业务“现代化”的问题上,代沟裂痕出现了。

   坚守合记(HopKee)是一家地下粤菜馆,提供美元的虾捞面。 华园四川(HwaYuanSzechuan)是一家三层楼高、铺着白色桌布的餐馆,整条鱼配豆瓣酱售价45美元。 两家店都在曼哈顿华埠拥有很长的历史,都对送餐应用程序非常反感。

   合记老板说,他支付不起高昂的服务费。 华园老板、67岁的唐承烈则表示,他的菜就应该在餐厅里吃。

   “我不想让人们吃凉的菜,这不是我的风格。 ”因此,当所有堂食餐厅关门后,没有人能再享受他们的食物。

   这迫使他们直面关于现代化和适应性的难题,而这可能会重塑这个知名社区的商业模式。

   自从19世纪70年代以来,曼哈顿华埠一直设法保持其工人移民特性,而正是华埠一些根植于历史的传统,使它成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社区之一。 经济困境加剧了酝酿已久的代际分化,年轻人认为,华埠必须顺应时代才能生存下去,而年长者则担心华埠会变成一个主题公园,售卖的都是发到社交媒体上的甜点和18美元的亚洲融合鸡尾酒。

   2020年农历新年期间,华埠的客流量已经大幅下滑。

   3月,纽约市封城,顾客大多都待在家中,老派的华埠商店首先受到冲击。 许多店铺无法依赖送货或路边提货,而这是近几个月唯一允许的交易方式。

   6月22日,纽约开始允许有限的店内购物和户外用餐,但这在华埠很少见。 根据相关数据,华埠只有38%的店铺开展了线上业务,而在西村(WestVillage)等较富裕社区,这一比例超过了70%。

   点评网站Yelp的数据显示,华埠有近1/3的餐馆只收现金,而且大多数餐馆都因为费用问题而避开了送餐应用。 他们已经习惯了依赖薄利多销的商业模式,比如为当地居民和工人提供7美元的面汤。

   一些店铺,比如已经有50年历史的家族企业合记,一直在坚守阵地。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,这家餐厅的收银机和服务员的制服一直没有变过,也不接受信用卡付款。 在疫情暴发前,餐厅能容纳160名食客。 现在,餐厅一天能为亲自前来点餐或拨打电话的食客提供大约20份外卖。

   “如果你长期在这里,就不是为了赚钱。 ”56岁的老板PeterLee说,“如果你采取老派的方式,人们看着你会感到更真实。 数字世界里没有可靠的感觉。 ”改变包括华园在内的其他餐厅,也在迎接iPhone时代的到来,而这些往往是年轻一代推动的。

   纽约开始封城时,唐承烈35岁的儿子坚持让餐厅注册送餐应用。

   现在,食客们已经可以通过Grubhub和DoorDash订餐。

   “我们不得不强迫他。 ”银行家JamesTang表示。 华园在疫情中损失了100万美元,但唐承烈认为“至少还有希望”。

   各种华埠店铺也面临着类似的选择。

   特色杂货店宝荣行创始于1980年,专营干海鲜和中草药。 疫情暴发后,店里客流量很低,37岁的SophiaNgTsao便说服掌店的父母,开了一家网店。 “让你的顾客群多样化、吸引年轻顾客很重要,我们会慢慢地、有组织去做。 这对任何跨代企业来说都是一场斗争。

   ”SophiaNgTsao说。

   病毒出现之前,走进曼哈顿华埠,仿佛被运输到了另一个国家。 人行道上挤满了游客,当地购物者簇拥在街头小贩和海鲜市场周围,人声嘈杂。

   4月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整条街道变成了金属百叶窗搭建的鬼城。 6月22日,当纽约市进入重新开放的第二阶段,华埠核心地段MottStreet3个街区的46家店铺中,只有大约一半在营业。 提供9美元剪发的理发店排起了长队,而其他店铺内部都是黑的,员工在门口徘徊。

   社区维权人士称,许多企业无法利用政府支持的紧急贷款,因为文书翻译缺乏造成延误,而且一些店铺只保留纸质会计记录。

   长期居住此地的居民说,商家试图通过顾客多样化以求生存时,他们是理解的,但他们也担心更时髦的设施会把这个社区变成“四不像”。

   “他们确实吸引了一群不那么尊重或不欣赏华埠文化的人。 ”68岁的华埠居民GeoffLee说,“他们更多地把华埠视为新奇事物,而不是真正的身份认同。

   ”1920年开业的南华茶室也引发了许多争议,原因在于该店2011年被前业主侄子WilsonTang接管。

   41岁的Tang说。 在南华,4个虾饺售价6美元,是附近其他店铺的两倍。

   疫情暴发前,这家店是高档餐厅送餐应用程序Caviar上为数不多的华埠餐厅,还在社交媒体上像推销球鞋一样推销瓶装辣椒油。 Tang说,疫情期间,南华开始在网上销售速冻水饺,这使公司在本季度得以继续生存。

   他希望自己即将出版的烹饪书,能在秋季提供类似的缓冲。 而能吸引非亚裔顾客的华埠商户,能够更好地抵御疫情。

   “改变是不可避免的。

   ”他说,“如果你不改变、不做得更好,你就会被抛弃,然后死去。

   ”挑战华埠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商家可能永远关闭。 连锁反应会迫使小业主向企业房地产公司出售房产,这将提高租金,还可能带来不向移民提供服务的商店。 GeoffLee的家族自20世纪20年代起就在MottStreet拥有房产。

   他说,其中一个租客经营一家美容产品店,已经至少3个月没交房租了。

   开发商已经打电话询问是否愿意出售。

   国宝银行首席执行官、51岁的JillSung说:“我们担心,疫情会让这种迁移更容易发生。 ”该银行历史最悠久的分行位于华埠。 “我们不希望这些一夜之间消失。

   我们的历史在哪?这会破坏这种联系。 ”这个社区的华人居民已经在流失。 尽管全市华人和亚裔人口在增加,但许多人定居在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和皇后区的法拉盛。 美国人口普查局最近5年的调查显示,大约58%的华埠居民是亚裔,较2000年的69%有所下降。

   当地企业也在担心这里正在变成一个退休社区。

   留在华埠的亚裔中,唯一有人口增长的年龄段是65岁及以上。 重新开业的另一个挑战是,餐馆员工往往年纪较大,而且住得离华埠很远。

   金丰酒楼是一家拥有800个座位的餐馆,直到6月底才开始推出外卖,部分原因是许多员工处于高风险年龄段,不愿通勤。 餐厅第三代经理、35岁的TrumanLam说,员工也是餐厅难以开展线上业务的原因之一。 “这就像教你的父母如何使用iPhone。

   ”KennethMa的家人在华埠开了40年的眼镜店,他一直在推动“无现金支付”的发展,但家人担心这样做,会把依靠他们进行眼科检查的老邻居赶走。

   Ma最近为店铺网站聘请了一名搜索引擎优化专家,还在开发一种让客户在家里试戴眼镜的方法。 他说,疫情后,他的母亲和叔叔开始接受这些变化。

   “我们总是问,我们为了谁?”Ma说,“我们为了每一个路过华埠的人——不管住在这里,在这里吃饭,还是周末来这里的人。 事情总是在改变。 ”责编:张青津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